狂想曲

床前明月光的床是指真实的床吗?床前明月光描述的是哪个季节?

2016-12-25 17:55 未知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这首《静夜思》相信是绝大多数人都会背的,但是这首诗的意思大家真的理解吗?这首诗表达的是李白的思乡之情,但是但是对这首诗具体的意味有多少人知道呢。早前就有研究人员对这首诗做了更详细的研究推理。
 
  床前明月光的床是指真实的床吗?
 
  近日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先生走上《百家讲坛》,透过历史与文化的背影,讲述盛世收藏。在家具篇中,马未都先生讲到了李白那首脍炙人口的《静夜思》,在他看来这首写进小学课本、人人都会背诵的唐诗被绝大多数人误读了,人们都认为这四句诗是抒发李白的思乡之情,夜里躺在床上,睡不着,看着月色,聊以思乡。但马未都认为李白并不是躺在床上,而是搬了一个马扎坐在院子里。“床前明月光”的床其实是胡床,即马扎,不是真正睡觉的床。李白笔下的床到底是不是我们今天说的马扎?千百年来的人们是否把这首诗理解错了呢?就这个问题,中国社科院文学所研究员扬之水撰文作了解答。
 
  胡床,即今所谓“马扎”,因为它是由西域入传中土,故在“床”前冠了一个“胡”字。胡床东汉时候即已传来,但到了魏晋南北朝,它的具体使用才多见于记载。那时候,中国还是席坐的时代。
 
 
  席坐时代家具的重要特点之一是极有灵活布置之便,而家具的灵活又是和建筑结构以及室内空间分隔的灵活相一致,即中国古代建筑原是以框架结构体系为主,在框架结构中,任何作为空间分隔的构造和设施都不与房屋的结构发生力学上的关系,因而在材料的选择,形式和构造等方面都有完全的自由,比如室内空间的分隔,上古时代用幕,用帐,用幄和屏风,唐以来帘幕屏风之外又多用隔子,便是后世的格扇之类,它可以适应不同的需要而灵活拆装。室内家具的设计与布置便是在这样的基本条件下完成。
 
  魏晋南北朝时代,随着佛教东传而为席坐时代稳定成熟的家具形制带来了若干变革的因素,此前已经出现的胡床,更成家具变化中一个特别有生命力的生长点。传统家具中,席与屏风,也包括各类帷帐,都是可以折叠、方便移动的,胡床迅速被接受,它的可折叠而便携,大约也是主要原因之一。南北朝时,胡床用于军中的事例有不少,戎服垂足坐胡床,自然既舒适又方便。《梁书》卷五六《侯景传》所谓“床上常设胡床及筌蹄,著靴垂脚坐”,是人们经常引用的一条史料,此中之要义,在于“著靴”,著靴则传统的跪坐自然难行,而这里的“床”,原是起居处的尊位所在。侯景的“床上常设胡床及筌蹄”,乃是在尊位上另设坐具,这是为着著靴垂足坐的方便,但却大反传统礼俗,它被写入正史,也正包含着对此特别的惊异与批判。
 

 
  胡床虽在隋代又有交床之名,不过“胡床”的名称还是沿用下来,只是宋代的时候随着高坐具的兴起和发达,胡床也由马扎演化为折叠椅,——其时名作交椅,偶曰“胡床”,自是沿用古称,但也表明了二者之间继承和演变的关系。与唐代不同,宋代家具名称与功能的对应逐渐趋向细致和明确,并且在一次一次的分化中使品种不断增加与完备。不过变化中一个保持不变的原则是室内陈设的自由与灵活,因此进入日常生活的高型家具,也多保持着可以方便移动的特性,比如椅子和桌。交椅当然更是如此。对于士人来说,一桌一榻或一把交椅,便随处可以把起居安排得适意,可室中独处,也可提挈出行,或流连山水,或栖息池阁。可坐可卧,闻香,听雪,抚着风的节奏,看花开花落。这也正是宋人绘画中常见的境象。它又因此定格为文人雅趣,而为明代士人效法和遵循,其中的交椅便常常是一件重要的“道具”。古老的胡床也洗尽“胡”风,真正完成了它的蜕变。而从胡床到交椅,这一名与物的演化过程,正好记录了家具发展史中几个关键的情节。
最热文章
相关文章
小编精选